蘑菇省钱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席岛位于大同江入海口西侧海面上,这个岛屿面积大约有十平方公里,原本有一些渔民居住在岛上,不过早先与清国开战期间,为了确保大同江基地的军情不会走漏,整个出海口附近的渔民连同渔船都被强制迁至了大同江以南。由于战后海汉在出海口南北两岸分别开始了铁矿和盐场的建设,因此到目前为止这里也仍然还是属于军事禁区,不允许平民在岛上定居。

而护送李溰一行的海汉舰队驶出大同江之后,便将席岛作为了第一站的演练目标。考虑到李氏兄弟对海上作战应该不甚了解,王汤姆也就没有安排航海技能方面的展示,而是直接拿出了看家本领,让舰队列战斗队型对一处陡峭的海岸进行了炮轰,以此来展示舰队冠绝东亚的火力输出强度。

即便是事前就知道海汉战舰以火力凶猛而著称,但亲自在舰上体会到开火时的场面又是另一回事了,李氏兄弟看着海岸峭壁上被炮弹轰击炸裂的碎石飞溅,心中都是转过同一个念头:如果在对面与海汉对峙的不是席岛海岸,而是朝鲜水师,那又当如何?

朝鲜水师的主力战船是龟船和板屋船,搭配剑船、猛船等小型作战船只,构成水师舰队。但无论是哪一种战船,过去也从未在战场上面对过海汉海军这样的对手,这种炮火打击强度更是朝鲜战船从设计之初就完没有考虑过的情况。尽管不想承认,但李氏兄弟也很明白,木制结构的朝鲜战船在面对这种强度的炮火攻击时恐怕连一轮都撑不过去。

看到这样的炮击场面,李氏兄弟也就不难想象,为何当初联军舰队挺进鸭绿江,能让清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状况下依然无法渡江。要顶着这样的炮火强渡鸭绿江无异于寻死,想必当初清军也不免会为此大感头疼。

当然如果朝鲜今后也装备了海汉提供的先进战船,那么水师的战斗力自然也会得到面提升,就算做不到海汉舰队当下的这种程度,至少在海上对付清国这种级别的敌人应该不在话下了。

王汤姆则不失时机地在旁边向他们讲解海汉海军的基本战术:“通常来说,我们在海上遇敌之后会先调整舰队阵形,抢占住上风头方向,然后以侧舷对向敌船展开炮击。我们的舰炮有效射程比这个地区所有对手都要远一倍以上,能够在保障自身安的同时打击敌船。另外相信各位也注意到了,我们的战舰有比普通帆船更快的航速,这可以让我们在进入战斗位置和脱离战场的时候都更加快速,相应留给敌人的反应时间也就更少了。”

王汤姆说得云淡风轻,但听众们心里却是波澜大作,不但炮多而且打得远,不但船大而且跑得快,在海上作战已经是优势占尽,谁还能打得过海汉舰队这样的对手?

李溰叹道:“以贵国海军的实力,的确可以独步天下了!还好我国已与贵国结为盟友,否则一想到海上有这样一支敌军舰队随时可能出现在家门口,那真的会寝食难安!”

王汤姆笑道:“说到盟友,每年春夏时节,我国都会组织各个盟国,一同在南海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次出兵朝鲜助战的几方都是常客,所以他们在作战行动中能与我军做到无缝衔接,在战场上完美合作。希望今后贵国也能参与进来,派出部队到南海宣扬贵国国威!”

这次出兵来朝鲜助战的几方势力,包括福建水师在内,部都是来自南方,这也让李溰等人对王汤姆所说的多国联合军演有了更多的想象和期待。当然了,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首先得有一支像样的海军部队才行。

清甜东方靓女微笑甜美田园风写真

朝鲜水师现有的战船数量虽然也不算少,但其装备水平别说跟海汉比,就算是跟这次出兵的几家盟友也没法相提并论。而且不管是板屋船还是龟船,都不适合远洋航行,要前往数千里之外的南海实在是一个风险巨大的行动。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在朝鲜水师列装了海汉制式的战船之后,再将其派去参加这种政治意味浓烈的活动。

李溰暗暗将此事记在了心中,打算等回到汉城之后,便立刻向父王禀明此事,加快推动造船厂的建设。不然多过几年之后,朝鲜与海汉其他盟友之间的战斗力差距将会越来越大,到时候人家的战船性能高出一大截,朝鲜拿什么去宣扬国威,与人家同场竞技。

向席岛海岸上倾泻了上百发炮弹之后,舰队缓缓驶离了这一海域继续南下。王汤姆的炫技并没有就此结束,在舰上嘉宾们毫无装备的状况下,他又下令开启船上的蒸汽动力装置,让朝鲜人体验了一把海上极速前进的感觉。

“我相信各位对我先前所说的以更快速度进入战斗位置和脱离战场,已经有了更直观的体会,请相信我,这还远远不是这艘船最快的航速。但就算这样,在方圆几千里的海面上也找不出任何一艘能比它跑得更快的帆船了。”王汤姆指向舰艏的方向道:“如果这艘船能一直保持速前进,那么我们甚至可以在一天之内就能抵达汉城。”

这种神奇的表现又再次激起了两位王子的好奇心,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之下,王汤姆同意了让他们下到船舱内去参观这艘船上蒸汽动力系统的心脏部分。

半个小时之后,众人灰头土脸地回到了甲板上,即便是再怎么讲究的人,也不可能在煤烟浓重的锅炉舱里保持干净,所有人脸上都多了一层煤灰。好在王汤姆早就命人准备好了热水,当下众人也顾不上矜持,在甲板上蹲成一排洗脸擦手,场景好不滑稽。

不过朝鲜人此时却没有说笑的心思,刚才在船舱里看到的东西已经完突破了他们的认知,让他们受到了十分强烈的震撼。哪怕是曾经乘坐过威严级战舰的金尚宪,也从未进入过安置锅炉和蒸汽机组的船舱,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蒸汽推进系统的真面目。

能让船身庞大的战舰在海上以这种速度航行,这种事本身就已经超出了朝鲜参观者们的常识,而船舱里这一大坨靠烧煤来获得动力的机械装置更是让他们茫然不知所措。这种动力从何而来,如何传导至水下推动船只前行,任凭他们挠破头皮也还是想不出来。虽然他们顶着呛人的煤烟在船舱里看了许久,但依然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王将军,可否为我们解说一下刚才所见的装置?”最后还是李溰主动提出了问题。

“当然可以。”王汤姆应道:“如各位所见,这种装置的原理便是使用煤炭燃烧产生的热能,通过机械结构将其转换成动能……”

王汤姆所说的每个字,他们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的意思就完如同天书了,什么热能动能、机械结构,对他们来说都是从未接触过的概念。至于这种装置的运转原理,那更是无从琢磨了。

李溰强打起精神听了一阵,但完不得要领,转头去看另外几人,表情也都是与他一样,脸上写着迷茫两个字。

王汤姆见状故意停下来问道:“各位可理解我的解说?”

李溰强笑道:“恕在下愚笨,王将军的说明,着实听不明白。”

王汤姆摆摆手道:“这不是世子的问题,是因为这种装置的原理涉及到极为高深的学识,世子以前从未学过相关的知识,那当然就听不懂我的说明了。”

李溰问道:“不知这些相关的知识,是否能在贵国学到?”

王汤姆等的就是他问出这句,当下沉稳地点点头道:“世子还是聪明,知道追根溯源来解决问题……是的没错,相关的知识都可以从我国学到。但我还是要强调一次,这些相关的学识极为高深,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学会的。能学会多少,最终也要看个人的天资而定。”

王汤姆的潜台词就是,想学可以到海汉留学,我们包教但不包学会。当然了,如果够聪明而且又勤奋好学,那么还是有可能在若干年之后学会这些先进技术。

李溰听到这样的说辞自然大为心动,他现在没有心思去考虑能不能学会的问题,而是海汉开放了这样的学习机会,如果错过或者主动放弃,那就太暴殄天物了。不管是自己亲自去留学,还是送其他人去,他认为朝鲜都必须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才行。

但实际上蒸汽机技术在海汉依然是保密层级极高的高级技术,所有能够接触蒸汽机的人员都是处于安部门的监控之下,就算是海汉本国国民想学习相关技术也未必能够得到许可。想当初儋州琼西书院就是想开设蒸汽机相关的学科课程,但一直都未能得到官方的批准。至于说外国人来海汉留学学习蒸汽机相关知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开这个先例。

朝鲜虽然是海汉目前在极力拉拢的盟友,但像蒸汽机这种对社会生产力有着巨大影响和划时代意义的特殊科技,海汉也仍然不可能轻易将其技术传授出去。所以王汤姆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让朝鲜人学到这门技术,至于今后会不会让朝鲜为此专门派一名王子去海汉学蒸汽机,那也不打紧,反正从小学数学学到冶金制造,一级一级学上来,就足以拖个十来年了。中间随便弄点什么手段,让其自行放弃,又或是将其兴趣转移到其他方面,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虽说威严级战舰的理论最大航速的确可以在一天之内就从大同江入海口驶抵汉城,但实际上船上的蒸汽动力系统并没有持续工作这么长时间的可能,王汤姆也舍不得用十几个小时的机械损耗来换一个在朝鲜人面前卖弄实力的效果。因此仅仅在使用蒸汽动力航行两小时后,王汤姆便下令关掉了动力系统,仍是以风力驱动战舰前进。

但饶是如此,舰队的行进速度依然非常快,当天日暮的时候便已经抵达了汉江口的江华岛。舰队没有连夜进入汉江,而是在江华岛附近休整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才驶入汉江,向上游的汉城驶去。

或许是这趟行程中两位王子受到的震动太大,在他们返回景福宫之后,朝鲜方面很快就留学事宜作出了指示和安排。

留学人员的选派分为了三个部分,一是朝野上下都极为在意的军方留学人员,最终按照两位王子亲自督阵的新军学员大比武结果,再加上由兵曹衙门内部“选拔”的人员,共计有十八人被选中公派去海汉留学。王汤姆在看过名单之后,确认了己方提前沟通过的安道石等人悉数在列,今后如何操作这批人就要看三亚那边的安排了。

除了军事人员之外,朝鲜还选了一批专门去海汉学技术的匠人,这其中不仅仅有学习武器制造和造船的匠人,也有冶炼、制盐、农技、织造、酿酒、制糖、榨油等等项目的学员。这些人学成归国之后,都将会成为各自领域中的技术骨干。

第三类人员是担负了文化交流使命的文人,由礼曹和吏曹两个衙门联合选拔的十名朝鲜书生将分别前往三亚和儋州两地,与海汉的文教机构和民间文人作不限期的文化交流。他们没有什么很具体的任务,主要目的就是去看看海汉在文教方面的发展状况,如果有比较先进的制度或做法,便可以搬回朝鲜进行效仿。

前两类人员都要向海汉缴纳相应的费用,只有第三类的文人相对比较轻松,朝鲜方面只要负责他们在海汉期间的生活经费即可,无需再向海汉另行缴纳费用。当然了,所有人员往返朝鲜与海汉之间的路费都是免,并且人身安方面也是由海汉提供保护。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