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app破解版免次数下载

“你….”

“我们是不是见过”

在木叶大街上,迈特凯真站着身子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眼前这个少年。

那样的专注度,让宇智波带土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而阿凯这家伙则完全没有给带土任何的机会,他直接向前一个跨步让他们贴的更近了。

宇智波启和日向绫都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可真没想到特地换了伪装,看起来更加自然的带土,居然直接被一个同期生给黏上了

尤其是宇智波启,他总感觉这一幕非常的有既视感。

在他的记忆中,阿凯这小子不是一个超级脸盲患者吗

为什么这个时候就表现的那么的敏锐

野兽的直觉

明明这货连鬼鲛都能认错,当做是什么黑暗面的自己。

清纯美少女柔顺长发修长玉腿纯净素颜居家写真图片

这样的家伙居然第一时间把伪装后,并且气质早就大变的宇智波带土给缠住了,这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啊!

“喂,这人没问题吧”忽然,站在宇智波启身边的日向绫悄悄扯了扯他的衣服:“看来你的部下要被你的同学认错你来吗”

“应该没问题的吧”宇智波启也把脑袋靠近了日向绫的耳边,声音非常的小。

“讲道理,我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这家伙会被认出来。可能是感觉到熟悉吧”

“熟悉吗”日向绫皱了皱眉头:“如果能让人感觉到熟悉,这样的伪装就是失败的,你怎么犯这样的错误”

“不是我犯这样的错误,而是我答应了他一些事。”宇智波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且我的技术也有限,外加上我不敢让宇智波宗那些人接触他,所以….”

宇智波带土的身份太敏感了,宇智波宗还是宇智波富岳的死侍没错。

但是有些事情,宇智波启宁愿亲自去解释也不想是通过别人的嘴巴。

尤其是这件事异常的重要!

所以宇智波启只能亲手来,其实严格来说他的技术也不差。

只是因为宇智波带土这混蛋的要求,让宇智波启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何况宇智波启觉得,此时此刻的带土真的很难被认不出来,鬼知道这个阿凯是怎么回事呢。

“见过”

宇智波启和日向绫在那里小声交流的时候,宇智波带土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些冷汗。

“那个,我想我们应该没见过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宇智波带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脸。

他隐隐觉得自己的一边脸似乎有些疼,那是被眼前这个家伙给踹过的。

哪怕这件事至少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阿凯,他就会出现这样诡异的感觉。

而且更恐怖的是,这个家伙是个怪物吗

明明自己现在和以前有着巨大的差距,他是怎么察觉到自己的

微微片头,宇智波带土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启和日向绫。

结果让他错愕的是,这两个家伙居然在一旁‘卿卿我我’,根本没有一点理会他的意思

这个发现让宇智波带土颇为无奈,他知道自己现在可能只能靠自己了。

深吸一口气,宇智波带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随后他故作镇定的看着眼前依旧目不转睛凝视着他的阿凯。

“真的没见过”阿凯依旧凝视着带土,好半天他忽然开口说道:“宇智波….”

“额….”带土瞬间额头上冒出了些许的冷汗,他都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家伙打晕了。

“宇智波一族的人都长得挺像的。”忽然阿凯笑了起来,拍了拍带土的肩膀:“抱歉抱歉,可能我真的认错了吧。”

“额….没事。”宇智波带土身体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看着摸着下巴一脸疑惑,嘴里不断在叨念着‘这家伙到底哪里见过’的阿凯,他忍不住松了口气。

不过这个家伙的专注度也太奇葩了吧

宇智波启就在一旁站着,他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意思,这家伙简直和以前一样奇怪的不行啊!

摇了摇头,宇智波带土也懒得纠结这个问题,他忽然都有些不敢去见自己那些老朋友了。

阿凯这家伙,居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些什么,那么其他人呢

比如….自己的挚友卡卡西

这个家伙当初那么厉害,天才中的天才,如果是他的话能不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只是想到这里,宇智波带土不由轻笑了起来,天才中的天才

那是曾经了吧,现在的自己绝对比他还要厉害!

不过,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和那个家伙一起使用写轮眼对敌呢

转过身,宇智波带土朝着宇智波启的方向走去。

然后他刚刚抬脚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请等一下。”

宇智波带土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随即他有些卡顿的回过头去。

下一刻,他的脑门上冷汗直接就冒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阿凯居然帖的异常的近,那双有些呆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就好像是等待觅食的野兽一般。

这一幕直接让带土不由自主向后撤了一步,这家伙的眼神也太恐怖了吧!

“怎么了”带土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什么…..”阿凯依旧那一副呆板和专注的盯着他:“我们….真的没见过”

“额,大概我们宇智波一族的人都长得差不多吧哈哈哈…..”

宇智波带土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带的是假发,随后他立刻指了指旁边的宇智波启。

“你看,启部长就在旁边,你不觉得某种程度上,我和他也挺像的”

“额”

阿凯听到宇智波启的名字顿时愣了一下,随后他立刻转头看去,随即他的脸上出现囧色。

“啊,启….不,启部长,我….”

宇智波启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而日向绫也在一旁摇了摇头,感情他们两人都被无视了。

不过宇智波启和日向绫都没有太过在意,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就连现在木叶中乱传的那些‘绯闻’,他们都没放在心上。

宇智波启叹了口气,宇智波带土这小子祸水东引还是玩的可以啊,不过自己也确实该给他解解围了。

“算了,没事。”宇智波启笑了笑说道:“叫我启就行,这家伙是我警卫部的部下,叫宇智波林,说话,你把他当做谁了,那么专注”

“嗯….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阿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只是觉得好像他是我的朋友,曾经的朋友,这是一种感觉。

可能我感觉错了,毕竟我可能只是看到了一些影子,我们失去的同伴太多了….”

阿凯的话让宇智波启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而带土则愣在了原地。

他可真没想到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他微微张了张嘴,不过最后他还是闭上了嘴巴。

宇智波带土知道他在木叶的朋友有很多,但是这些朋友具体关系到达什么地步他也不清楚。

但是这一刻,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他发现自己真的好蠢,或者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可能都会显得比较蠢吧。

“啊,抱歉抱歉,耽误你们的工作了。”似乎反应过来了,阿凯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启…,嗯,有空我们再聊吧,别忘了你可答应过我,要和我切磋的!”

“我知道了,放心吧。”宇智波启轻轻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告辞了,阿凯。”

“好的,各位再见!”阿凯笑着招了招手,随后他再一次倒立了起来。

不过在他临走前,倒是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智波带土。

接着他就带着些许的疑惑,转身继续完成自己的锻炼去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宇智波启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凯这家伙似乎总是那么的活力十足,不过他的话似乎对宇智波带土触动很大吗

转过头看了一眼宇智波带土,他似乎还在盯着阿凯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直接拍了拍这个家伙的肩膀,宇智波启轻声说道:“好了,回神吧,阿凯已经走了。”

“啊,抱歉。”宇智波带土默默的说道:“是我失态了,我只是感觉我自己以前太蠢了。”

“没错,你就是蠢。”宇智波启很直接的点了点头:“别忘了你的忍者评定里面的一些特定的评价,很符合你的形象。”

“你这家伙….”宇智波带土被宇智波启这句话搞的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干脆摇了摇头不在说这些东西。

也许,那个忍者评定真的很正确吧

宇智波带土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蠢就蠢吧,至少自己在蠢运气也还不错吧

悄悄看了一眼宇智波启,如果不是他恐怕自己早就已经彻底堕入了无边的黑暗深渊中了,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回来了吧

“我们接下来….去墓地吧”

宇智波带土想到这里,他直接开口说道:“遇到阿凯我觉得…也差不多够了,虽然我确实很想见见其他人,但是我担心被认出来,所以….”

“随你吧,那就先去墓地吧。”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那我们就走吧。”

既然宇智波带土希望去墓地看看,那么宇智波启也无所谓,而日向绫则更加的无所谓。

只是让宇智波启他们没想到的是,当他们花了些时间来到了木叶的英雄陵园后。

他们愕然的发现在琳的墓地前,有一个白色头发的家伙正站在那里…..

……

人生似乎总是充满了奇妙。

这种说法似乎总会在一些,惺惺相惜的人身上得到印证。

卡卡西今天特意请假休息了一天,这段时间一直在处理雾隐间谍的他,自然也希望能拥有一个小假期。

波风水门自然也没有在这件事上为难卡卡西,他很痛快的给自己的弟子放了一个三天的假期。

今天是放假的第一天,卡卡西在经过了一个早上的迷茫之后,他决定来墓地探望一下自己的老朋友们。

最近太忙了,忙到他根本没时间过来。

既然今天休息,他也不能冷落了自己的好朋友。

最近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也想好好的和自己的朋友们讲述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一切。

抓捕雾隐的间谍,卡卡西算是出力最大的人了,或许是当年琳对他的影响还记忆犹新。

所以他在雾隐遭受到难以想象的破坏时,他更多的感觉是一种隐性的高兴。

卡卡西不是什么圣人,相反他也是一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人。

面对曾经的敌人,尤其是逼迫琳选择在自己手中自杀的雾忍,他内心更是没有丝毫的好感。

现在他所做的事情也算是在给琳报仇,虽然他觉得琳可能不会很喜欢这些消息,但是他还是想要告知琳。

买好鲜花,卡卡西就一路走到了木叶英雄陵园。

此时的陵园内空无一人,整个陵园看上去格外的清冷。

不过这样的清冷对卡卡西而言简直再好不过,他不太喜欢在这样的地方显得太过于热闹,这会让他有一种对死者不敬的感觉。

默默的走到了琳的墓地前,卡卡西放下了手中的鲜花。

他沉默的看着琳的墓碑,心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静静的流逝,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站了多久。

可就在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有人朝着他这里走了不过来。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来这个地方啊。”

卡卡西内心叹了口气,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第三次忍界大战和各种各样危险的任务,总会让各种各样的忍者死于非命。

因此来祭拜他们的人总是会不少,各个时间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物,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卡卡西原本也没有太过在意,然而当他感知到正朝着他这个位置走过来时,卡卡西就皱起了眉头。

因为这附近只有两个墓地,一个是野原琳的,还有一个是宇智波带土的。

“来探望带土的还是探望琳的”

卡卡西内心充满了疑惑,他缓缓的转过身去,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居然发现来人是宇智波启。

也是,也只有宇智波启可能会来这里,又或者是来这里找自己的吧

可是当他的眼睛扫过日向绫后,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而他的目光也始终停留在了最后那个,稍微站在宇智波启和日向绫身后的,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忍者身上。

在这一刻,卡卡西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

他的心脏似乎也跳跃得更加厉害了一些。

在那一刻,他似乎在这个他从未见过的宇智波忍者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挚友。

那个唤醒了自己,却又因为拯救自己而付出生命的挚友!

但是理智却又告诉卡卡西,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带土,因为带土早就死了。

而他的一只眼睛就在自己的眼眶中,眼前这个宇智波忍者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疑惑,卡卡西内心真的充满了疑惑。

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了这样熟悉的感觉。

但是很快卡卡西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眼前和这个人,和他记忆中的带土真的有太多的偏差了。

眼前这个人的气质,和带土截然不同!

这个家伙更加的阴冷,也更加的让人感觉到有些许的不安。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在这个家伙的身上看到带土的影子。

卡卡西愣住的同时,带土也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卡卡西。

他还真没想到,今天居然是如此多事的一天。

先是遇到了迈特凯,接着又遇到了卡卡西,而且看卡卡西的样子似乎也和迈特凯一样。

这不由得让带土内心叹了口气,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复杂。

在他内心有着无限纠结的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无限的欣喜,除此之外还有这更多的负罪感。

固然他希望为琳报仇,固然他的世界在那一刻被毁灭了,但是他也痛恨自己。

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够冷静,为什么不能像宇智波启一样冷静的看待这一切。

然后从支离破碎的现场中发现了不一样的,更加接近于现实的真相。

明明当时自己才是最先接触到琳遗体的人,但是自己却什么都没发现。

只知道被仇恨掩盖了双眼,根本没有机会去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许,这就是我和启的差距吧。”宇智波带土内心叹了口气。

“他也有万花筒,当时他面对的痛苦绝对不比我低,但是他却能冷静但却不行。

所以他现在是警卫部的部长,而我却成了这幅模样…..”

带土内心苦笑着,但是他目光却直直看向了卡卡西,这一刻他没有像面对阿凯时一样在逃避。

虽然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却可以制造出另外一个身份。

宇智波带土已经死了,至少现在已经死了。

而且未来的他,也可能会为了救赎而让自己真正和琳团聚。

那么,宇智波带土就永远当做一个英雄留在大家的心里吧。

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卫部成员,一个普通的潜伏在神秘组织中的木叶忍者。

“你就是卡卡西吧”带土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主动朝着卡卡西走了过去并且伸出手。

“我的名字叫林,宇智波林,也许带土从来没有和你说过,但是我是他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琳”卡卡西脑子有些发懵,看着眼前这个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宇智波,他也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我…我想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很高兴认识你。”

“啊,你看起来不像带土所说的一样,是个讨厌鬼啊。”

宇智波带土笑着说道:“我可没少听带土说过你的坏话,可惜我出村执行了一个长期任务,结果…..”

“啊,带土那个白痴啊…”卡卡西这一刻一只眼睛也咪成月牙:“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讨厌鬼,但他也是个白痴….”

…..

“把他们两个留在那里,真的好吗”

在木叶英雄陵园中的一个小树林旁,日向绫好奇的看着宇智波启。

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的会面与交流,他们两人显然也插不上什么话。

与其在那里碍眼,还不如干脆点离得远点算了。

只是让日向绫内心有些疑惑的是,宇智波启那么干脆的,把她带到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

就让卡卡西和那个宇智波林两人这样待在一起,难道真不怕出什么问题吗

“放心吧,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宇智波启摇了摇头,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两人随后才开口说道。

“我们也不要凑那么多的热闹了,而且……林这小子有自知之明,他应该不会搞出什么问题吧”

“看你这不自信的样子,你的这个部下很显然有很大的问题,尤其在脑子方面。”

日向绫叹了口气,随后她又一脸不屑的看着宇智波启:“说起来,你和他似乎也是同期生的样子,你成天‘这小子’‘这家伙’的叫,显得你好像很老成一样。”

“是吗大概我的心理年龄确实比你们要大吧。”宇智波启毫不在意的说道:“至于你说他的脑子有些问题,这一点我很赞成你。”

事实也确实如此,穿越来之前他都已经是二十多岁快奔三的人了。

而来到这个世界他也待了十五年,所以严格来说他的心理年龄确实很大。

可能也就是这样的缘故,他总喜欢用日向绫所说的那些词语来形容其他人。

倒不是有什么恶意,而是纯粹的发自内心的想法。

至于宇智波带土的脑子有问题,宇智波启简直想给眼前这个女人点个赞。

这小子脑子要是没问题,至于搞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不过也必须感谢这个家伙,搞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宇智波启才有机会从中获利,尤其他改变了那么多东西后,自然需要有人能在晓组织里面帮忙照看着。

微微叹了口气,宇智波启回过头看向了远处的卡卡西和带土。

看见他们两人并肩站在那里凝视着琳的墓地,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怎么了,很好奇”日向绫自然注意到了宇智波启的动作。

她歪了歪头有些好笑的说道:“所以,为什么要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呢”

“因为我想和你独处好了吧”宇智波启翻了个白眼,直接开口说道。

“啊,是真的吗那我可太荣幸了啊。”日向绫毫不示弱的回击了一句。

这句话说完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只有四周的风儿似乎显得有些喧嚣…..

……

Tagged :